外国抖音变态

   电话那头传来苏婷婷惊讶的声音。

   “殷凯,你疯了!”

   顿然之间,苏婷婷困意全消,一下子就清醒了。

   “你不同意?”殷凯声音噙怒。

   “怎么可能同意!婚姻大事,怎么能开玩笑!”苏婷婷强烈感觉到,殷凯只是一时意气,才会这么说。

   尤其殷凯的口气里,都是醉意,显然神智不清晰。

   她苏婷婷,才不要受到这样的侮辱!

   “我会让你同意的!我现在就昭告天下,我要与你结婚!”

   电话那头,又传来殷凯霸道的喊声。

   “殷凯!你不要胡来!这种事,可不是能开玩笑的事。”

   “谁跟你开玩笑!你又不好笑!”殷凯口齿含糊地喊了一声,厚重的鼻音。

   苏婷婷闷闷地吐口气,“我是不好笑,但也不能让你随便拿来取笑。”

   冬日里的如暖阳般的眼睛女孩图片

   “取笑?谁说我取笑你,我是认真的。”

   丽莎看着殷凯认真讲电话,不知道殷凯在跟谁讲电话,便奇怪地打量殷凯。

   “你在跟谁说结婚?”丽莎问。

   殷凯挂了电话,挑眉看着丽莎,整个身体都瘫在座椅上,忽地笑起来,眉飞色舞,又是那个对凡事都不屑一顾傲娇的殷凯。

   “喝喜酒,请你。”

   “你不要耍酒疯了!乔轻雪要是知道了,不会原谅你的。”

   “原谅?”殷凯就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字眼儿,哈哈地大笑起来。

   “我都跟她结束了,还原谅什么?我不需要她的原谅,我也不会再原谅她!”殷凯一字一顿,说的无比郑重。

   “事情还没搞清楚,你不要这么早下结论,我不相信轻雪会这样做。”

   “行了行了,就不要代替她说话了!你又不是她,你怎么知道她怎么想的!我已经决定了,我要结婚了!我要结婚了!”

   殷凯摇摇晃晃站起来,还在丽莎面前晃了一下,才站稳。

   “结什么婚啊!你别闹了!”

   “谁闹了!我这么认真,哪里像闹了!”殷凯白了丽莎一眼,“喝喜酒,听见没有,你要来喝喜酒!”

   “不去!”

   “不来可不行!我还要昭告天下,请乔轻雪也来喝喜酒!”殷凯拿着手机翻来翻去,也不知道翻到了谁的号码,拨了过去。

   “你又给谁打电话!”丽莎试图上去将手机夺下来,殷凯抬高手躲开。

   电话拨通了,殷凯对着电话那头说。

   “现在就编辑新闻,我要结婚了,娶苏氏集团的苏婷婷。”

   “殷凯!”丽莎终于夺下殷凯手中的手机,手机却已挂断。

   “你闹够了没有!你这样做,你和轻雪就真的完了。”

   “完了就完了吧!我们已经完了!”殷凯愤怒低吼。

   “殷凯!你别等到醒酒的时候后悔!”

   “我殷凯做事,从来不后悔!”殷凯转身,摇晃着往外走。

   差一点被地上横倒的椅子绊倒,愤怒地一脚踹开。

   丽莎看着殷凯耍酒疯的样子,也是无语了。

   “我送你回去吧!”丽莎还是追上去,不然殷凯这个样子,真担心殷凯出什么事。

   刚出了殿门口,就看到宋秉文站在门外,身后是他的车子。

   “还是我开车吧,太晚了,你开车我不放心。”宋秉文温柔地看着丽莎,星辰般的眸子里,光彩熠熠。

   丽莎腮颊微红,羞涩地看了宋秉文一眼,之后看向还在前面摇摇晃晃的殷凯。

   “他都走不稳了,看来要搀扶他一下。”

   “我来。”宋秉文和丽莎含情脉脉对视一眼,先了丽莎一步,搀扶住殷凯,将殷凯送上车子。

   殷凯整个人都一阵天旋地转,倒在后面的座位上,一动不动了。

   嘴里却不安分地喊着,“别碰我,我自己走!自己走!”

   “谁都别碰我,我没最!”

   “乔轻雪!滚了就永远别回来!”

   丽莎坐在前面的座位,回头看着殷凯,摇摇头。

   “看来他是真的很喜欢轻雪。”

   “我也看得出来,殷少这次是真的动了心。”宋秉文开着车子,看了一眼身侧的丽莎,手轻轻握住丽莎的手。

   “就好像我对你一样,也是动了真心。”

   丽莎双颊绯红,羞涩地低下头,风情妩媚,更是撩人。

   “嘴巴抹了蜜汁了吧,这么甜。”

   “心中箴言,和抹了蜜汁没有关系。”宋秉文笑起来,俊美的容颜,神采飞扬。

   丽莎也笑起来,幸福的笑容在她的脸上,更显明艳照人。

   再美丽的花朵,也需要甘露的滋润。

   到了殷凯家,宋秉文让佣人将殷凯搀扶上楼,带着丽莎上车。

   丽莎不经意看到宋秉文,盯着殷家豪华别墅,那一记在眼角徘徊的冰冷。

   “秉文,怎么了?”

   宋秉文回神,笑着说,“没什么。”

   他启动车子,开离了这里。

   “我还以为,你在想什么呢。”自从上次,店里被砸,宋秉文说了一句,他的女人,不许任何人欺负之后,便没了什么后文,但在丽莎的心里却一直打鼓。

   真的很担心,宋秉文对殷家做什么。

   她不想事情闹太大,都已经过去那么多年的事了,外国抖音变态能不提及,尽量不要再提及。

   “有些事,就过去吧。”丽莎对宋秉文灿然一笑,虽然说的隐晦,但她知道,宋秉文知道她在说什么。

   “当然,能过去的就让它过去是最好了。”宋秉文转动方向盘,车子开入街上。

   天色已经渐渐亮了。

   “我带你去山上看日出,这个时间去正好。”宋秉文开着车子,变了道。

   山顶的清晨,风有些冷。

   宋秉文将丽莎用自己的外套,裹在他暖暖的胸口内。

   “还冷吗?”他柔声问她。

   “不冷了,刚刚好。”她笑着在他暖暖的胸膛内抬头,脸上都是幸福的美好。

   “我还是第一次来看日出。”丽莎说。“没想到,清晨的日出,这么美。”

   “再好的风景,只有和喜欢的人一起欣赏,才最美。”

   丽莎娇羞地低下头,双手轻轻搂住宋秉文的腰,脸颊贴在他的胸口上,“我这辈子,只和你看日出。”

   “我也只带你来看日出。”

   骄阳缓缓从天边升起,万丈光芒,普照大地。风虽然冷,阳光却暖融融的舒服,尤其靠在一个结实的胸膛内,丽莎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幸福。

   她仰起头,忽然吻上宋秉文的唇瓣。

   软软的吻,渐渐变得热情。

   风吹起她的长发,拂过纤长的脖颈,落在宋秉文的肩头。

   “秉文,我爱你。”她忘情地望着他的眼睛,双颊绯红。

   “我也爱你,丽莎。”

   火热的吻再度落下来,清晨的一则新闻,惊爆了很多人的眼球。

   大家都开始议论纷纷,殷家终于和苏家强强联合,联姻成婚。

   殷妈妈刚要走出医院,听说了周遭人的议论纷纷,还有人上前道贺,还诧异出了什么事,打开手机的新闻一看,也吃了一大惊。

   她还打算,出院后,再给苏婷婷打电话,施压让苏婷婷同意婚事。

   没想到,新闻就已经率先刊登出来了。

   殷妈妈让人调查,是谁发布的新闻,当助理告诉她,是殷凯亲自让人发布,更是惊愕不已。

   “这个臭小子,又在闹什么情绪!”殷妈妈当然知道,殷凯是故意用和苏婷婷结婚的消息泄愤,尤其后面还附注了一条,邀请乔轻雪前来参加婚礼。

   “他分明是在逼乔轻雪现身!将这个公告天下的请帖这则消息,撤掉!”殷妈妈扬声下令道。

   苏婷婷看到这个新闻,气得七窍生烟。

   “殷凯这是做什么!要我成为全天下的笑柄吗?”赶紧给殷凯打电话,那家伙却一直没有接。

   想来昨夜醉得一塌糊涂,现在还没有苏醒过来。

   苏婷婷赶紧让人开车,直接去殷家。

   到了殷家的时候,殷妈妈也正好刚刚到家下车,见是苏婷婷来了,笑着迎上去。

   “婷婷来了,快点进来。”

   殷妈妈笑得乐不拢嘴,虽然不喜欢殷凯的鲁莽,但很喜欢这件事就这么水到渠成。

   “伯母出院了,气色不错。没能去医院接您,感觉很失礼。”苏婷婷客气地道。

   “没关系,你能来看望我,已经很高兴了。”

   俩人一起走入客厅。

   苏婷婷的目光直接看向楼上,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,找到殷凯,让殷凯将新闻撤下来,然后当众道歉。

   “婷婷是为了婚事来的?”殷妈妈看出来苏婷婷的心思,笑着问。

   “抱歉伯母,这桩婚事,我不能同意。”苏婷婷道。

   “多好啊,阿凯都同意了!顺理成章成为一家人,不是很好?”

   “我不会用这种方式,将自己的婚姻订出去!”

   “这种方式怎么了?他同意和你结婚,我同意帮你苏家渡过难关,这不是很好?女孩子,不要太好强,该是你得到的,终究会得到!讲究的太多,很容易错失很好的机会。”

   “我不喜欢他!”苏婷婷大声道。

   “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欢阿凯?”

   “就算我之前很喜欢他,但是现在已经不喜欢了。就算我还喜欢他,我也不会同意嫁给他!谁都知道,他喜欢的人是谁,发出那样的新闻,对我侮辱很大!更何况,利益婚姻,我也不喜欢。对不起伯母,这桩婚事,我不会同意。”

   说完,苏婷婷转身就走。

Related Post